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扫一扫,微信直接登录

屏南网

快捷导航
查看: 25357|回复: 73

[聊天拱扒] 我们小时候“屏南小孩”玩的东西都在这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2 14: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iaosong 于 2012-7-2 16:07 编辑

用别人的图说我们屏南人自已的话:

用笨箕,土箕捞鱼仔。
记得小时候经常拿着个笨箕和几个玩伴堵在水沟的一头,别外一个下水用脚赶鱼
动作越大鱼越多。家附近的小河沟每年都不知道被我折腾过多少遍。
玩久了还有了分工,能耐大点的下水赶鱼,手提速度快点的提笨箕
最小最差的就站一边提鱼袋子。
那时候我可以经常下水赶鱼哦{:soso_e113:}


逢年过节作米果,糍粑农村的孩子都有参与吧!
玩的是热闹,那种氛围现在好像很难找的到了


风车:大人们农忙的时候用来吹稻草。农闲的时候就成了我们小孩的玩具。
一群孩子经常在那里爬上爬下。
不过危险也是有的,听说有个小孩把手伸到扇叶里头,结果把手指搅断几根。



屏南话好像是叫“来”和“卜倒”
萝框除了用来装粮食用的有时候被大人们挑在里面的感觉实是是妙,一摆一摆的和荡秋千差不多
好些年没接触了,名有错的请更正。


“磨”可以用来做米粉,豆粉,豆腐,豆浆。
记得有一次把小石子丢里头去,结果磨卡了,
换来大人的一顿暴揍,
伤心往事。


松果:屏南话叫“松毛蛋”,经常捡来烧柴米,“劈哩叭啦”的
还有“山刺毛”
后者有时被用来“惩罚”不乖的小孩。


电鱼:小时候看到人家电鱼,总会跟在背后,看着大群的鱼儿被电晕捞起那个兴奋劲啊,,,
跟在背后总想着能捡到电鱼人遗漏的猎物。
记得有一次,跟大我大三岁的表舅一起去电鱼,表舅丢了一条电晕的鱼到水里骗我去抓,就在我把手伸到水里的时候他按
下橡胶触点,一陈麻痛从手掌导到肩膀。当时哭了半个小时没停过来。
至今对此事耿耿于怀。


烤红薯:经常约几个伙伴,要么去别人家地里,要么在自家的仓库里偷几个红薯
躲在破房子墙脚下,捣弄那个年代的零食。
技术差的要么烤的半生不熟,要么烤焦了,不过那个味道,香了十几年。
有时候还会把烤好的地瓜拿到“敌对”小孩面前去炫耀。



游戏机:那年代有这东西是很“脆”了。
记得后来屏南有家”“店小名堂多”里面有卖,后来店没开了,老板跑去炼功。
俄罗斯方块我玩到第九关,你们呢?


小霸王:“魂斗罗”专找那种可以无限生命的。通关过无数次,还是想重头再来。


弹弓叉:满天遍野的找树叉子,能找到整齐的不容易哦,那种u形对称的是最好的
找好叉子还要去修车店买自行车的气门芯橡胶管,再配上一块偷偷剪下来的皮带。
打人很痛,但是几乎不敢用,打小鸟听说很好用,但是从来没打到过。
不过老是玩的不亦乐乎。


打石子枪:
一毛钱一把还送橡皮筋。最实在的小手枪。
后来好像发展成买吃的送手枪。


牛筋枪:
用粗铁丝做的,打折纸弹的,至今看到这东西,还觉得很有鲜意。
因为那时候自已做不来,常跟在大孩子后面,帮他捡子弹,期望着能开恩分我打一把。
经常看到老师没收同班同学的牛筋枪,心里有点兴灾乐祸(想起来,有点阴暗{:soso_e113:})


笔盒:我是一个淘气包,一学期要用一个新笔盒,通常都是用到盖跟盒分离,然后四角都破洞了(经常拿笔盒在地上当车磨)
里面那个“张小泉”也是过完一学期就不知道丢哪了。
后来有段时间兴橡皮擦,各种各样的橡皮擦“玉米的”“西瓜的”还会带上各种水果的味道。
不过哥从来就有虐物狂疹,新橡皮擦到手没几天不是断头就是断角,不然就是分成好几辨,要不然就是刻字,画涂。
哥呈认,那时候哥不是个好孩子{:soso_e101:}


“草鲫叭”屏南话音译到现代语言很“三字经”
所以哥尽量把他译成不像我们通常说的那句话{:soso_e113:}

找根好的竹子不容易,到“通子”青绿的时节,找段好竹子,然后偷拿一根家里的筷子,然后摘一堆的“通籽”
一个最原始的汽枪成型了。
技术好点的还会做连环炮,厉害啊,当时就怕连环炮,装子弹再快也比不过连环炮。
说一下,那“通籽”应该就是学名叫“山苍子”的东西。
没有山苍子的季节我们通常都会用卫生纸泡水当子弹,不过很容易堵筒


“秋季”
最好,最早的零食,也算水果吧。吃的满口是黑牙啊
实验小学门口有卖,一杯一毛钱。
再大一点自已能爬山了,经常去平坪山摘,那个是多啊。
摘一整袋,放家里慢慢吃。




“骨头”“鸡爪梨”第一次看到这东西在代溪,好像城关到双溪一带没发现有
觉得好奇怪怎么会有长的真像骨头的东西。
没打霜的时候吃起来有点涩,不够甜,打完霜很甜,不过树也蛮高的,摘起来危险。


“坡”
这个不用说了吧,现在也有
“棉倒坡”“花生坡”“尿桶坡”“老蛇坡”
哪个能吃哪个不能吃,哪个好吃哪个不好吃,屏南人都懂吧


这个叫做:“尿桶坡”名字不是很雅,草本,比起长的很高树的那种,味道差点



“金刚籽”这东西山上老是见到,但是吃的人很少。
哥觉得,口味不怎么样。


苦嗮子:酸酸的……


茶包子:脆脆的,有点小涩小甜,清甜的感觉,长在茶树上或杜娟花树上
估计是真菌造成的。很少专门去摘这个,有点可遇不可求的感觉。


“恩央”长的真像一个“坛子”
比起“秋季”喜好度会差一些,因为果肉里面长着一颗大籽。吃起来要吐籽很是麻烦。
记得屏南城关的“老鼠脱皮山”上很多,而且很甜。
那时候为了吃也不管那么多了,后来听说那里是埋人的地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2-7-2 15: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
 楼主| 发表于 2012-7-2 15: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朵咯”--地念
也是吃的嘴巴黑黑的,
小时候老爹不让我乱跑,但还是跑到家附近的林子边找“朵咯”吃
吃多回去嘴巴被老爹一掰“吓胆拿,给咕咚依”然后又一顿狂骂。
蛮好原生态食物,根可入药,紫花长的蛮好看,果子长的有点蓝莓,咬嘴里软软甜甜,有一种说不出的特别味道。


“拿务”论坛上已有图片了,这东西现在还有哦,
经常成对的长,有点像芒果,成熟了黄灿灿的,往嘴里一挤,然后吐出一堆黑籽来,很甜。


“牵捏花”
还是“老鼠脱皮山”比较多,以前经常带个小袋子,采一袋,然后把花芯去掉,放嘴边“呵”一下,听说“呵”完吃了不会肚子痛,酸酸甜甜的。
现在似手光赏的多些了



好像叫“酸来恩”错了请更正,
多年的记忆,那些年真的是什么都吃,现在基本是瞧不上了。
很酸的草儿,是看到家姐在吃,我也吃了几片,后来实在是酸的不行了,看到只知道能吃,也没敢去动它。


桑葚,当年梦想中的食物,老听人家说这好吃,也没吃过。
估计是屏南桑葚树比较少


“宭”
记得有一次去“鸳鸯溪”里的宜洋,看到满山的“宭”树,然后就满山的去找,结果一个没找着
可能是季节不对。
还听说看到“宭”开花,会发财,有没这事呢?


“真籽”想当年,屏南还是很少“真籽”记得最多的是屏南气象台有几棵,苗圃有种一片,花亭那古墓上有一棵很大的,可是只结壳,里面都是空的。
树老大老大的,不过不难爬。
初中那几年“坏事干尽”偷完地瓜到“真籽”的季节,约好班上的同学,选在中午的时候等气象台的工作人员睡午觉了带着做卫生用的小红桶,偷偷溜进去,然后能爬树的爬树,不能爬的在树下守着,或者在树下拾果子。有一次伙伴把风不严看到人来了,自已溜掉,剩下哥被拦在树上,被逼下树后发现是个阿姨,好说殆说就不是把装“真籽”的桶还给哥,于是乎哥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脑袋一转,抢过小红桶没命的朝长汾山上跑,阿姨跑不过我,这事就这么结了,我那没意气的同学啊,个把月没理他。其实当时树上还有一个伙伴,躲在树叶堆里,逃过一难。{:soso_e120:}


“k宁”
这玩意多刺,没多少人喜欢惹它,哥听说以前的时候经常有人拿来熬糖,甜密甜密的。
哥尝过几次,每次都觉得不尝失吃前要”“拔刺”“挖心”多吃两个手必被扎。


“椎子”不多说,吃多的,都在小学门口两毛钱一杯,比“秋季”贵一倍


“美人蕉”摘下来,吃后面的花密,
很伤花啊,每朵花只有一点点密,经常吃一次,一丛的美人花变成地上一堆的残花。
"辣手"啊!
这个吃法好像是从外地传进来的吧,因为“美人蕉”也是外地传来的{:soso_e113:}


“苦皆”
“卡苦皆”是通常是女人干的事情,我们只管吃{:soso_e113:}


鸡腿菇,自已没摘过,记得有次在双溪,家叔看到一小孩拿着一长脚菇走街串巷,被家叔认出来是“鸡腿菇”
花了五毛钱搞定。
于是乎,美美的喝了一顿鸡腿菇汤,相当的清甜
从那以后十多年没见过了。


晒地瓜干:老妈每年必做的事情


苍耳:不能吃,不过可入药,听说是用来治妇科病的{:soso_e101:}
当年拿这东西欺负女孩子的孩纸,你们真邪恶,,,,,,,,,其实我也干过{:soso_e144:},,,,,
满身带刺的勾,以前攒到女生长发上,老半天拔不下来。想当年太坏了,哥已经改过,,,,,


鸟蛋:掏鸟窝的事,没少干过吧你们?


天牛:班上比较牛的同学,都敢抓来玩,放笔盒里,很酷!哥比较胆小这东西又丑又凶,没敢动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2-7-2 16: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估计我们70的印象最深刻了,80后或许还有些记忆,90后 00后都有点迷茫                                            

很好的贴,楼主好用心,顶
 楼主| 发表于 2012-7-2 16: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朵档”这个屏南话真的打不来,高手来译一下。
还有一种金色的,说起这动物哥有点残忍了
当年为了研究它是不是和恐龙兄同祖同宗,被哥解剖,钉住四脚,晒干。
话说回来:晒干后还真有点像恐龙
哥当年残忍了,哥如今已经从良了,不再干伤害花花草草的事了,当年的事儿,哥只能说对不住。


水蛭:哥再残忍也不敢解剖这玩意,见一次恶心一次,
每次用笨箕捞到这玩意,都是边笨箕一起扔了。


知了:当年屏南城关的苗圃很多知了,经常和同伴弄个蜘蛛网去抓,成群的飞。
现在哥知道,这玩意是坏蛋,专门抗害树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2-7-2 16: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名之梦 发表于 2012-7-2 15:14
好贴

{:soso_e113:}
 楼主| 发表于 2012-7-2 16: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之恋 发表于 2012-7-2 16:01
这些估计我们70的印象最深刻了,80后或许还有些记忆,90后 00后都有点迷茫                                ...

谢顶谢顶,看到这些事物现在满是感触啊
发表于 2012-7-2 16: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xiaosong 发表于 2012-7-2 16:09
谢顶谢顶,看到这些事物现在满是感触啊

有种熟悉的陌生的感觉哦,这些都是我们那时的零食啊,哪像现在啊
发表于 2012-7-2 16: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了么  让我们想起了小时的那童真
发表于 2012-7-2 18: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仿佛回到十岁前!嘎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0593-3332233 周一至周日:09:00 - 18:00
公司地址:福建省屏南县电商产业园三楼

屏南网是屏南人自已的门户网站,立足于屏南,展现屏南并服务于每一位屏南人民。屏南网通过展现屏南文化民俗来宣传屏南,展示屏南。运用多元化信息收集渠道,记录屏南生活的点点滴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5-2017 PingNan.Net Inc.

QQ|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屏南新闻|屏南网 ( 闽ICP备09006864号   

GMT+8, 2017-11-23 04:17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5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